欢迎光临广东布兰干燥机设备有限公司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
国师本宫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一直都没吱声在不在
发表于:2021-07-19 14:52 分享至:

  国师,本宫说了这么多,你怎么一直都没吱声,在不在?在就说吱一声。

  云灼:......在呢。

  你怎么一直都不露脸,一个月不见,本宫都不记得你长什么样了。

  皇后娘娘你本来就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,所以不用记住。

  臣这就回去。

  嗯,这才听话嘛。

  所以,娘娘是不是可以掐断了?

  早点回来,云灼心头一阵异动,很久之后,才一脸迷茫的抬起头,刚才是怎么了?

  明天就要上课了,你能不能不要去。

  可是答应娘娘的事,我要说到做到。

  百里若繁不开心,依依不舍,那我和你一起。

  我只和你去凤拓,百里若繁心底很不安,但是不知道出在那里,我们早点回来,我害怕。

  好,云灼笑了,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,也会有害怕的时候,安慰她,我只是进一趟宫,很快就出来,不会让你等很久的。

  皇宫里面。

  齐鸣不甘心云衣冉对轩辕弘御死灰复燃,所以毫不犹豫的跟霍皇后告密了。

  齐家主,关于贵国灵月公主想要换回那个人一事,灵月公主早就在几日之前跟本宫说了。

  皇后娘娘只知道其一不知其二,公主见不能明面和贵国换人,所以已经通过常悦公主和瀚国饮川王搭上线,意在,齐鸣一字一顿,颠覆宇国。

  他们真当我大宇没有人了,大宇是有我们在,是可以随便肖想的,看来常默在我们大宇碰的钉子教训还不够,狼心不死,他们想来就尽管来,大宇不怕他们。

  以前是没有底气,皇后娘娘无意撇了一眼珠帘后的身影,这就是她的底气。

  皇后娘娘果然有胆识,可是到时候大越和瀚国两面夹击,宇国到时候顾首不顾尾,就算有贵国国师在,皇后娘娘还能把贵国国师分成两半?

  就算最后宇国抵住了两国进攻,可是也会元气大伤,得不偿失,依外臣看来,轩辕弘御就是这场战事最根本的祸源,与其留着,不如直接杀掉,以绝后患,齐鸣一脸狠绝。

  但是,话音刚落,就被一股很强势的气势压倒,直直跪在地上,珠帘后面一道年轻的身影的慢悠悠的出来,看他的眼神像是看一个死人。

  怎么还有人呀。

  国师,你不好好吃东西,怎么出来了。

  这个年轻人是宇国国师?看年龄不对,可是这一身气势却很足。

  云灼闭上眼睛,强迫自己要忍耐,不要露出马脚,但是还是咬牙切齿的,不好吃,我不吃了。

  不吃了就不吃了,你发什么脾气,那可是本宫亲自下厨的,就连皇上也没有这个殊荣,你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  国师:你急匆匆的让我进宫,就是为了叫我吃饭?不吃还威胁上了。

  不吃就不许走。

  齐鸣感觉宇国国师对他的敌意很大,恨不得杀了他的那种,他不明白自己到底那里得罪了这个国师。

  关于轩辕弘御,国师听了心里一紧,要是这皇上皇后真的这么想的话,他不介意掀翻整个凤拓,不用瀚国越国出手,他自己就把宇国灭了,不管爹爹愿不愿意。

  轩辕弘御是大宇的罪人,十几年前对他的判决早就已经定下了,永禁幽冥狱,终身不得出,本宫和皇上是不可能把他放出去的,就算云衣冉用整个越国来换也不行。

  齐鸣见得到答案,加上边上的国师对他的压力,他很快就走了,再呆下去,他害怕连自己的识海都会崩溃。

  齐鸣走了之后,霍皇后到底还是怀疑上国师了,国师为什么对轩辕弘御的反应那么大,面上还是不动声色,没想到国师也有挑食的时候,本宫倒是好奇国师不喜欢吃什么东西。

  然后一看,只见整个饭桌上的菜都没有动几口,皇后娘娘一脸疑惑,都不喜欢。

  国师抿着嘴点点头。

  霍皇后毫不留情的给了国师一个爆粟,这么大一个人了,怎么还这么挑食呀?国师,本宫看你是专门找本宫的不痛快,以前不见你这么挑剔,怎么本宫亲自下厨,就被你嫌弃成这个样子。

  皇后娘娘气得暴走。

  国师大概是惊到了,没想到皇后娘娘也会下厨。

  可是国师除了动了几口青菜其他什么的,就只有肉一口不动,霍皇后见此,怪不得你看起来这么瘦,都不吃肉的,多吃点。

  国师顶不住皇后娘娘的热情,咬了一口,艰难的咽下去,抬起头来的时候眼里满是抗拒嫌弃,霍皇后再怎么说也坚决不吃一口。

  你爹娘是怎么教你的,这么挑食。

  我没有挑食。

  皇后娘娘只是呵呵一笑,既然觉得不好吃,就算了,本宫也不是那种勉强的人,说正事,越国公主来大宇这件事,你怎么看?

  我不了解她。

  桢竹,把云衣冉的资料给国师看看。

  国师接过浏览一眼,灵月公主二十年前曾经来大宇和亲?

  是呀,不过她最后没有嫁成,加上那场宫变,人疯了几年,八年前回到凰安,性情大变,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你也和他交锋过了,以前她可不是这样,可天真烂漫了。

  轩辕......弘御......是谁?灵月公主为什么要轩辕弘御?

  你刚才对轩辕弘御这个名字反应很大呀。

  轩辕不是大宇的国姓?皇室里面的人一直手指头就数的过来,偶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,臣有点惊讶。

  你以前不是这样,万事不动如山,本宫怀疑就算是天塌下来,你也永远是这样一副死样子。

  天塌了,重新做一个就是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

  你怎么不上天呀。

  娘娘,轩辕弘御是谁,臣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呀,至少是在明面上,宇帝已经把轩辕弘御的一切记载都抹除,而他只是一个逍遥散漫的国师。

  这你就不必要知道了,都已经十几年前的旧事了,国师只要知道,她以前很喜欢轩辕弘御。

  国师内心一顿,面上还是不动声色,所以臣看灵月公主来大宇不止为了邦交,还是为了轩辕弘御而来,若是灵月公主铁了心的不惜一切代价要带走轩辕弘御,皇上有没有放走他的这个可能。

  国师,你想得太简单了,对这样一个逆臣,永远都不可能。

  我就知道,国师强迫自己冷静,不明白爹爹为什么要对她们这么好。

  臣已经见过娘娘,臣还有事要忙,先告辞了。

  国师冷冷的,连看见进门的皇帝陛下都敷衍行礼之后就消失在残阳中,宇帝在原地气得跳脚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目中无人的人。

  小兔崽子,长本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