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广东布兰干燥机设备有限公司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
许迟英当然不允有我在我看谁敢动殿下一根汗
发表于:2021-06-11 11:53 分享至:

  许迟英当然不允,有我在,我看谁敢动殿下一根汗毛。

  许世子,我想问问你,寒家覆灭的时候你在哪里?世子若是如此心狠手辣,许夫人就算是求到太后面前,恐怕也没有用。

  许迟英眼睛通红,正要把一切都揽下,在他发声之前喝止住他,覆灭寒家是本宫下的令,本宫跟你们走就是了。

  小忆子掀起车帘,端坐在车驾内,脸色苍白,声音也是无比虚弱。

  殿下,我跟你一起,你现在病着,总要有个人照顾。

  阿英,以后帮我保护小七。

  坦然一笑,我不是跟你说过了,即使我不再是太子,还有师门在背后撑腰呢,不会有事的。

  龙首领,本宫身体不适,就不换马车了,你让龙卫直接接管车驾就行了,本宫累了。

  此时真的很累,越靠近凤拓,就越想要睡,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个感觉了。

  他从来就不知道冷,不知道热,也不会觉得累,要是他愿意,可以整夜整夜的不合眼而第二天精神奕奕。

  知道累,如此,才像一个人。

  如今沧州兽瘟告一段落,他也可以向父皇递交辞呈了。

  如果他不当这个太子,父皇母后是不是就会恩爱如初,四皇弟说得没错,没有他,所有人都会好好的。

  龙一是皇帝陛下最忠心的心腹,安德子这个大太监不知道的事,龙一都知道,像是缺了心眼一样,如此信任他这个皇上的心腹,睡得香甜。

  他就不怕皇上会趁机对他不利吗?

  拿下太子了吗?

  启禀皇上,已经拿下太子,

  他什么反应?

  太子很平静,没有反抗,本来属下要把许世子也拉下水,太子率先一步承担了全部罪责。

  这就奇怪了,别人都是弃车保帅,太子怎么倒着来。

  他现在如何了?有没有哭?

  这一次,可算是让他抓到太子把柄,谁让这臭小子这两年滑不溜秋的,一点错处都揪不出来。

  殿下睡着了。

  皇帝陛下:???!

  臣遇上殿下的时候,殿下看起来很虚弱,到了臣手里直接在马车上睡了。

  皇帝陛下惊得从床上跳起来,他怎么还睡得着,这臭小子这么安静,背后一定憋着大招,不行不能让他回来,皇帝陛下心慌慌的,让朕看看他。

  龙一把千里镜伸进窗口,只见睡得十分没有规矩,侧躺着,一手捂着心口,墨发散开,总之怎么舒服怎么来。

  堂堂太子,睡没睡相,皇帝陛下异常嫌弃,脸色怎么这么白,沧州没有给他吃饭吗?

  朕来了也睡,一点尊卑都没有。

  臣这就叫醒太子,让他起来接驾。

  皇帝陛下隔着千里镜看了一眼,别吵到他。

  龙一赶紧放下车帘,皇帝陛下又多事,帮他掖好被子。

  龙一:......

  所以陛下,你到底是厌恶太子还是喜欢太子?

  说好的把太子拉下马呢。

  皇帝陛下也意识到这个问题,心烦意乱,明明应该厌恶的,可是面对那双充满孺慕的眼睛,他看不透,却无法抵挡。

  可是听了龙一的汇报,沧州百姓视太子为神明,太子手底下有上百位玄圣,他的师门是隐世宗门云岭宗,朝中有霍国舅和皇后的势力支持。

  太子只要没有什么大错,他就动不了他,太子也不需要像其余的皇子去争去抢,皇帝陛下猛然清醒,这两年来,他所作的,只是一场笑话。

  皇上,太子的四师兄岸翎出现在沧州,正往凤拓赶来。

  云岭宗想要做什么?有一个锋翎不够,还来一个玄圣。

  皇帝陛下深绝太子棘手,他意识到,如今他所掌握的证据,对太子来说不算什么,不能让他回凤拓。

  龙一,太子私藏国师炼器谱,意图造反,即刻起,流放大荒。

  皇帝陛下说完,就算是龙一这个心腹也不忍,皇上三思呀,大荒荒蛮,有去无回,一旦太子入了大荒,就再也出不来了。

  他犯下如此大罪,朕没有杀他,已经算仁慈了。

  是了,他怎么忘了,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,当时太子才不过五岁,皇上就派人截杀太子,那时他也觉得太子让大宇丢脸,派了最精锐的龙卫去,但是只传回来了消息,人一个都没有回来。

  当时为首的龙卫所带的令牌,如今就是太子号令残魂部的龙卫令。

  许迟英以为龙一会护送太子回凤拓,只要在凤拓,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,太子这些年安排不少人通过玄举进入朝堂,可是没想到皇帝陛下直接釜底抽薪,太子的车驾的碰到凤拓边界的时候,直接朝东北方向而去。

  北方有秘境,名为大荒,存在上千年,浮在北地,与大陆隔绝,土地荒芜贫瘠,是被人遗忘的流放之地,进去的,没有一个能出来。

  大荒千里风沙,没有一棵活着植物,一朝醒来,一切都已经变了。

  殿下,对不起,这是皇上的旨意,这是干粮和水,殿下,以后你可以每天都来这里领,臣留下个人照顾你。

  本宫是太子,若是有错,自然有朝廷法度惩罚,父皇就如此容不下本宫吗?

  龙一被太子质问得连连后退,他如何不知道皇上此举根本就说不过去,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说,还请殿下不要为难小的,这是圣意,圣意不可违,殿下难道要抗旨不尊?

  凄惨一笑,父皇的旨意,做臣子的岂敢违抗,

  他朝凤拓郑重的行个三跪九叩大礼,儿臣遵旨。

  却拒绝了龙一留下的人,也不拿任何东西,孤身一人进了大荒秘境,突然想到了什么,大荒在北,是不是离寒州很近。

  大荒在东北,寒州在西北,相邻若水而视。

  嘴角微微翘起,头也不回消失在风沙的地平线上,落日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,直到看不到太子的身影,龙一才收回目光,却还是留下一个人,殿下若是需要什么,你尽管满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