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广东布兰干燥机设备有限公司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
一声令下十万大军一拥而上是你们先惹我
发表于:2021-06-06 10:07 分享至:

  一声令下,十万大军一拥而上。

  是你们先惹我的。

  云灼在心里说,突然出手,看不清云灼的动作,只见掌风所过之地,士兵如下锅的饺子一样,纷纷倒下。

  领兵的将军见此,满眼通红,逆贼,尔敢如此放肆。

  说完就挑着一杆银枪朝云灼刺过来,来势汹汹,但是却被云灼一手抓住了,轻轻一捏,帝级的武器说断就断,而那个将军,不过是玄尊三阶,跟云灼差了三阶,又失去了兵器,直接被云灼一扔,就摔倒假山上面,重伤不起。

  云灼首战告捷,但是却并没有重挫大军的士气,反而激起他们内心的血性和愤怒。

  可是,再多的愤怒,在强大的实力面前,也是一文不值,无能为力的,云灼一人以压倒性的姿势一下子就解决了一大半的兵力。

  当然,这些士兵中,不用云灼亲自出手解决,而是被云灼强大的威压压倒的。

  霍皇后见此,拿出一颗宝珠,宝光阵阵,最高可以抵制玄圣三阶的威压,抵制云灼的威压,众士兵身上一轻,纷纷拿起武器投入战斗。

  云灼在此之前并没有下死手,只是让很多士兵失去行动力。

  可是,见此,手下一个不稳,玄力扫过的地方,几十个士兵口吐鲜血,受了很重的伤,濒临死亡。

  百里若繁见此,那还了得。

  一边让云灼住手,一边奔向他,抓住他,云灼,你快停下来。

  这些将士,不是战死在沙场上,而是死在云灼手上,那该有多憋屈。

  就在这一会儿的时间里,云灼有收割了好几波人头,粗略一算,已经达上千人了。

  云灼,你给我仔细看看,这些都是将士,是要保家卫国的,而不是这样无意义的死在你手下。

  如果云灼真的造反还好,可是云灼没有开始就已经不干了。

  云灼一顿,停下来,看了看那一群人,还有人前仆后继的。

  对了,不能随便杀人,这些都是宇国的兵,他不能这么做。

  霍皇后见转瞬之间,云灼就已经重伤这么多的士兵,照这个速度下去,就算是十万将士,也不够他霍霍,眸低一寒,拿出一把银白的长弓,以玄力凝聚冰霜之箭,对准云灼。

 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千钧一刻,霍皇后突然停下来了,很是疑惑的看着被围着的人。

  不止霍皇后,所有的将士,都停下来,因为他们发现,那个他们要抓拿的逆贼,此时居然在给他们重伤的同伴疗伤。

  无论他是出于什么缘由,事关同伴的性命,他们只能停下来,手里的长枪虽然还指着云灼,但是却没有前进一步。

  时间,像静止了一样,只是剩下清旷的箫声悠悠。

  这是第六重,芜止,主治疗,效果不错吧。

  对着无数的长枪,云灼在百里若繁耳边轻轻的说着,一点都不把这些武器放在心上。

  霍皇后一脸困惑,还没有问,云灼就对她说,皇上,娘娘,再打下去徒添不必要的损伤,我们还是坐下来谈一下吧。

  霍皇后还是不信云灼的,打量着云灼,他带着一个兔子面具,他很有钱,但是穿得很普通,让人抓摸不透。

 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。

  云灼似乎明白霍皇后的意思,很有诚意的伸出手,我束手就擒,娘娘该放心了。

  霍皇后见此,让人给云灼戴上早就准备好的寒冰锁链,连玄尊巅峰的都能困住。

  百里若繁碰了一下锁链,冷得她马上就收回手,这样的的寒冷,云灼怎么能承受。

  皇上,娘娘,能不能取下来,这太冷了。

  智敏郡主,你应该知道他的杀伤力,没有锁链困住,本宫心不安。

  霍皇后很是意外云灼的配合,可是,一个意图造反的人,她心里实在是喜欢不起来。

  阿若,没事的,云灼反倒过来小声安慰她,百里若繁气笑了,被锁住的人是你,你怎么反倒安慰起我了。

  百里若繁一双手握着冰冷的铁块,想要捂热它们,这样就冻不到云灼了。

  百里若繁不是感性的人,知道这样是不可能的,但是却还是要这样做,她觉得自己真的是走火入魔了。

  眼睛都红了。

  一双温热的手反握住她,云灼朝她摇摇头,别冷到了,我没事,你看,我的手还是热的。

  我可是玄尊。

  你个傻子,这寒冰铁链就是专门克你这个玄尊的知道吗?

  皇上,娘娘,能让他们都退下了吗?

  霍皇后看向宇帝,这次是宇帝下令,一声令下,周围空荡荡的,两只蚊子都没有留下。

  留下的云灼和帝后大眼瞪小眼的,百里若繁假装自己不存在。

  国师,你给本宫说说这封信是怎么回事,是不是你写的?

  霍皇后站在台阶上,一放手,轻飘飘的纸张就落到云灼脚下,云灼只是垂眸看了一眼。

  是我写的,写了就是写了,没必要否认。

  那你有什么好说的,你果真要造反。

  我不想了。

  你不想?不过是皇上和本宫早有察觉,在这里布置了十万兵力,你知难而退,不然,恐怕本宫和皇上早就惨死你手下了。

  本宫眼里容不下沙子,虽然你束手就擒了,可是本宫还是不会对你网开一面的。

  娘娘,国师已经知道自己错了,已经悬崖勒马了,臣女求你放过他。

  百里若繁跪下替云灼求情。

  现在他不会,那以后呢?一次不忠,百次不用,国师这样的人才,皇上和本宫不敢用,可是,我们也不敢放虎归山,所以,你必须死。

  云灼黑脸,捏的手里的锁链都变形了。

  想干掉,可是爹爹不许,我好可怜呀。

  云灼可怜巴巴的看着高高在上的两人,虽然带着面具,可是,一眼看去,委屈都快把帝后的心尖浸满了,两人对视一眼,心软了。

  百里若繁当然没有错过帝后的异样,一把把云灼也拽下来,跪着。

  知道错了?霍皇后走下台阶,想离他更近,宇帝见此,只能跟着。

  我没有错,是爹爹不让我造反的。

  他是我哥,也是你的伯父,一样是你的亲人。

  亲人吗?

  云灼仰起头看着两人,眸低星光潺潺,却怎么也看不清,眼泪夺眶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