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广东布兰干燥机设备有限公司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
沪指跌0.17%终结六连阳眨着眼睛望着坐在沙发上一
发表于:2021-01-08 19:44 分享至:

  “喂,谁呀?”接到陌生电话周时阳态度有些恶劣。

  “周时阳……”

  “念姐!”周时阳惊呼一声,然后他立刻捂住了手机,眨着眼睛望着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吴嘉宇。

  吴嘉宇脸色惨白,坐在沙发上有种神游太虚的感觉,听到虞念的名字他终于有了一丝反应。

  周时阳拼命咽了口唾沫,小心翼翼地开口:“念姐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  虞念一下一下撸着嘟嘟的肚子,“你见过吴嘉宇吗?”

  周时阳的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动着,“见过,怎么了?”而且人就在他面前。

  虞念挠了挠脸,“我就是想问问,他还好吗?”她问得隐晦,因为她不知道吴嘉宇的事他们知道多少。

  “他…”吴嘉宇的眼神让周时阳心肝颤了颤,“宇哥,他挺好的呀。”

  挺好的,那就好。

  “哦,那没事了,拜拜。”虞念匆匆挂断电话。

  吴嘉宇也终于有了动作,他动了动僵硬的腿,从沙发上站起来,“她说什么?”许久没有开口,他的声音嘶哑得很厉害。

  “念姐就问你怎么样了,我说你挺好的她就挂电话了。”他心里很是忐忑,他没有说错话吧?

  “嗯。”吴嘉宇似有诺无地点了点头,猛抬头,狠戾地盯着周时阳,“我生日是不是你告诉她的?”

  周时阳急忙摆手,“不是,我没有。”

  “念姐给你过生日了?”难怪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。

  周时阳急忙辩解,“宇哥,真的不是我,我明知道生日是你的忌讳,我怎么会坑念姐呢,真不是我。”

  吴嘉宇收起浑身的尖刺,不是周时阳他们,又是谁告诉虞念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