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广东布兰干燥机设备有限公司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 >
小瑾宸很快就被叫来了轩辕怀迟和小瑾宸一起来
发表于:2021-07-19 14:52 分享至:

  小瑾宸很快就被叫来了,轩辕怀迟和小瑾宸一起来的,不敢看轩辕怀迟。

  百里若繁已经没有力气,倒在怀里,见小瑾宸来,朝他笑了笑,小瑾宸躲在轩辕怀迟背后。

  直到叫他,他才从辕怀迟身后出来,走到身边,喊了声爹爹。

  快叫娘亲。

  小瑾宸抿着嘴,倔强的不吭声,百里若繁眼中的欣喜转为落寞。

  很耐心的再重复一遍,小瑾宸很陌生的看着这个比凤繁姨姨还要美丽的女人,即使陌生,他也知道,这就是那个抛夫弃子的女人。

  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。

  旻儿,大喝一声,明显生气了,从来没有被训斥过的小孩子,懵了一下,爹爹居然为了这个女人,这样对他,当年是谁不管不顾丢下他们父子的。

  小瑾宸委屈得哇的一声哭了,皇后娘娘把小瑾宸抱到一边,悄悄的跟小瑾宸说了百里若繁将要死的事。

  小瑾宸亦步亦趋的重新走过去,他从来没有想过,娘亲会跟死这个字挂钩。

  很多人都说,娘亲是个很厉害的大英雄,娘亲很厉害很强大,强大到不需要他们父子。

  在生死面前,一切的怨恨都可以和解,小瑾宸干干脆脆的叫了一声娘亲。

  百里若繁高兴的应了一声,她大概是死而无憾了,眷念的摸了摸小瑾宸毛茸茸的脑袋,小瑾宸本来要躲,但是一想到他们即将天人永隔,生生忍住了。

  娘亲的手是暖暖的。

  豆大的泪珠从大大的眼眶落下。

  将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,语重心长的对小瑾宸说,旻儿的娘亲一直很爱旻儿,她只是太忙了,才冷落了旻儿,旻儿不要生娘亲的气好不好。

  小旻儿犹豫了一下,对上百里若繁期待而愧疚的眼睛,应了一声,好。

  那以后旻儿好好孝顺娘亲,好好保护娘亲,旻儿是个男子汉,要顶天立地,要撑起一片天,给娘亲遮风挡雨。

  小瑾宸看了一眼已经奄奄一息的百里若繁,心想爹爹真的很爱很爱娘亲,不愿面对事实。

  但是他还是点点头,因为爹爹说得对,旻儿是个男子汉,要撑起一片天。

  不许再和娘亲闹脾气。

  好。

  面对生离死别,小瑾宸原谅了百里若繁所有的过错,点头如捣蒜,百里若繁很高兴,那旻儿可以让娘亲抱抱吗?

  百里若繁抬手的力气都没有,最后还是小瑾宸主动贴上去,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娘亲的时候,被娘亲抱在手上是感觉。

  笨手笨脚的,硌的他屁股好疼就算了,抱的一点都不稳,要他也搂着她的脖子才行,可是他就想黏着娘亲,好喜欢娘亲的气息。

  百里若繁还想多抱抱儿子,可是将小瑾宸拎起来,小瑾宸张开小手,萌萌懵懵的,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,旻儿,御花园的梅花开了,你去摘一朵最漂亮的回来好不好,和你外祖母去。

  明显想要支开小瑾宸。

  百里若繁没想那么多,也以为只是想要支开旻儿而已,满含歉意对百里夫人说了一声,女儿不孝,娘亲和旻儿一起去吧。

  百里夫人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,她想要留下来陪女儿最后一段时间,可是身边还有一个小瑾宸。

  小瑾宸太小,要是亲眼看见母亲死去,对他来说,太残酷了,只得带小瑾宸离开。

  小瑾宸和百里夫人离开之后,看向云衣冉,云衣冉别开目光。

  母亲,我不后悔。

  云衣冉千方百计不让找回过去,何尝不是用心良苦,陌路不破,便可不受情伤之苦。

  可惜她能力太渺小,找个人找了整整三年,什么都阻止不了。

  可是云衣冉为,抛弃了一切身份地位,爱子之切,心里对她只有愧疚。

  母亲,别怪阿若,她是孩儿最爱的人,请母亲看在孩儿的份上,不要怪罪她。

  云衣冉想骂百里若繁灾星,明明行事风格性子都不跟祸水沾边,可偏偏长了这么一张祸水的脸。

  但是也就在心里想想,她跟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什么,就是可怜了她的孩子。

  母亲不怪罪她。

  放心了,看向轩辕怀迟,王爷的算卦能力真的很差劲,算的一点都不对。

  我宁愿自己算错了,命运的脚步还是到了这一步,很久以前轩辕怀迟就知道,如果太子度过这一劫,命运的轮盘将永远停在那个角度,可是他不敢拿大宇的未来冒险。

  无论王爷算出何种结果,今日只有唯一一个结果,是我必然的选择,与命运无关。

  你只是误打误撞选对了结果而已。

  轩辕怀迟算出的什么卦象,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,太子和国师只能存在一个,如今应验了,他们本就是同一个人,可不就是不能想存。

  他们也都清楚是什么性子,今日百里若繁若死,他一定会殉情。

  百里若繁急了,我们还有旻儿,我已经这样了,你再出点事,你让我们的儿子怎么办,云灼,你是个男人。

  正因为是男人,所以才要保护自己的女人,堵住百里若繁的嘴,纠缠好久,所有人都插不进去,分开的时候百里若繁还担忧好久。

  她要是死了,云灼怎么办。

  不许殉情,你的目标是星辰大海。

  这也是我要对你说的。

  生死有命。

  你要先答应我,我才能答应你。

  百里若繁心想她时间不多了,答不答应也没有什么区别,重要的是这个傻子以后。

  好,你要好好活着。

  温柔的笑了,如春风拂面。

  你还没有答应我,不许殉情呢。

  好。

  百里若繁笑了,可惜生机尽失,笑得无力,她不用看也知道此时的自己很丑。

  将她搂在怀里,空出右手,让百里若繁看他掌心流光溢彩的梅花。

  阿若,好看吗?

  ……好看,百里若繁想起这些日子所为,总有不祥预感。

  是它带我找到你的。

  百里若繁放下心来,原来只是回来的信物而已,阿灼没有伤害自己。

  阿若,我好讨厌这条虫子,我们杀了它如何。

  陌路蛊刻在灵魂之中,生生世世相随,若是能杀,当年常默恐怕早就将那陌路蛊挫骨扬灰了。

  可是若是云灼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  毕竟百里若繁下辈子还想和相遇。

  我也好讨厌它,怎么杀死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