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广东布兰干燥机设备有限公司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 >
你是我捧在掌心的姑娘我愿意被你压着即使不踢
发表于:2021-07-06 23:35 分享至:

  你是我捧在掌心的姑娘,我愿意被你压着,即使不踢轿门,我们以后一样幸福圆满。

  百里若繁脸红了,幸好盖着红盖头,被云灼抱着进了无忧王府,后来新娘子该走的流程都被云灼代替走了。

  百里若繁被云灼抱着,心里想着到底谁是新娘子

  直到到了礼堂前,云灼才将人放下,喜婆将大红绸放在两人手里,云灼的父母在里面等着他们进去。

  国师大人看路,你眼睛都要黏在新娘子身上了,喜婆含笑提醒道,惹得满堂哄笑。

  云灼心里略窘,面上淡定的移开目光,爹爹和母亲在里面等着,想到这里,他看向里面,却愣住了。

  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占据了高堂之位,正含笑看着他,云灼心里慌了,爹爹和母亲呢,他微微目光看向旁边,轩辕弘御和云衣冉坐在左侧下方,云衣冉脸色非常不好,明显就是气被抢了位置。

  云衣冉一想到自己没能看着儿子长大,就连成亲了,自己的位置也被抢走,不能接受儿子媳妇的跪拜,要不是这大喜的日子,她的眼泪都要落下来。

  喜婆喊着新郎新娘子到,云衣冉的目光立刻落到云灼身上,目光里有期盼,又控诉的看向占着位置的帝后。

  其实帝后坐在主位,完全说得过去,谁让天大地大,皇帝老子最大,国师成亲,皇帝皇后亲临,别人想还没有这个殊荣呢。

  可是云衣冉显然不想要这个殊荣,就连一向软骨头的轩辕弘御也不想要,谁家的父母希望儿子成亲,儿子儿媳拜别人。

  那怕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也不行。

  愣着做什么,吉时快到了,因为有皇帝陛下在,本该热热闹闹的众人都不敢高声说话。

  皇上日理万机,怎么有空来参加臣的婚礼。

  可别到时候又落下一堆奏折给他,他还想跟娘子度蜜月。

  等等,我怎么先想到的是这个?

  怎么?国师不欢迎朕?

  轩辕弘御和云衣冉眼刀子:是。

  云灼:这不是明摆着吗?

  皇上国事操劳,很多政事都等着皇上去处理,皇上因为臣的婚礼耽误国事,臣心里惶恐。

  是呀,皇兄还有政事处理,云灼的婚事就不耽搁皇兄的时间了,皇兄回宫吧。

  皇帝陛下挑眉,这蠢货有逆鳞了?

  不急,国事再怎么重要,朕也要参加国师的婚礼,再说,朕现在不是还有国师这一个股肱之臣在,不怕耽搁朝政。

  说着就坐定,让喜婆开始拜堂之礼。

  云衣冉快要哭了。

  云灼给了云衣冉一个安抚的眼神,母亲,不要伤心,而自有办法。

  既然如此,喜婆,开始吧。

  百里若繁隔着盖头依稀看见几个人的人影,看不清众人的神情,只觉得气氛很不对。

  可,帝后坐在主位上,的确顺理成章。

  是个人都察觉其中气氛不对,喜婆清了清嗓子,高喊道,一拜天地。

  百里若繁对婚礼流程烂熟于心,按理说她应该转身的,可云灼拉住她,直接朝前面的帝后跪下,百里若繁见此,夫唱妇随跟着跪下。

  喜婆都愣住了,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也愣住了,满堂都愣住了。

  喜婆结结巴巴开口想要提醒云灼跪错方向了,国师大人……

  皇上为君父,是为天,皇后为国母,是为地,皇上和娘娘是大宇的天地。

  云灼目光如炬,皇帝陛下不敢看那双眼睛,这双眼好像看透他那隐秘的内心。

  皇帝陛下的纠结没了,恨意也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愧疚,是对太子,也是对云灼,他甚至想就这样错下去。

  云灼心里疑惑,即使是长辈,皇上和娘娘对他的感情,似乎越界了。

  国师大人的理由丝毫挑不出错,喜婆也是经验丰富,做了大半辈子喜婆,什么样的情况没有遇到过,心理强大,很快就反应过来,继续婚礼的流程。

  皇上眼睛黯了下来,皇后娘娘眼泪直接落下。

  他们就是存了想当云灼父母接受儿子儿媳跪拜的心思。

  可是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,云灼往后退了几步,和百里若繁并肩站在轩辕弘御和云衣冉面前,顾机让人挪了蒲团的位置,随着喜婆高喊一声二拜高堂,新人在轩辕弘御和云衣冉激动的目光下缓缓下跪。

  夫妻对拜。

  盖头下的百里若繁落下心满意足的眼泪。

  送入洞房。

  关雎公主带着凤拓凤拓同龄的世家小姐去闹洞房,因为大元帅今日开心,所以这些不谙世事的世家小姐在关雎公主的带领下闹得挺疯狂的,桂圆花生红枣撒了一地,都玩疯了。

  最后是云灼黑着脸将这群小姑娘撵走。

  国师大人好紧张大元帅呀。

  国师大人真好看的。

  国师大人挺好的,对大元帅好上心。

  那当然,我哥哥最好。

  公主殿下,你要脸,国师大人什么时候成你哥哥了?

  本来就是。

  哦,我懂了,堂兄也是哥哥,我也是这么叫我堂兄的。

  才不是这样子……关雎公主说不清,跑了,她身后的小尾巴也跟上,这可是帝后的嫡公主,以前公主高冷,今日好不容易才得一个和公主殿下交好的机会,当然要抓紧了。

  另一边,唐安宛看着一脸失落回来的妹妹,问,怎么了?你不是跟关雎公主去闹洞房了。

  长姐,我从未见过今日这样的百里若繁,百里若繁的温柔只给云灼。

  得了,这妹子又为不值。

  帝后亲临云灼的婚礼,最直观的向整个凤拓传递一个信号,那就是云灼这个国师依然深得帝心,所以凤拓世家官员都蜂拥而至无忧王府,一时之间,国师府好不热闹。

  而今日帝王格外高兴,几个皇子成亲他都没有这么开心过,活得像他儿子娶媳妇一样,对敬酒的来者不拒,有眼色的都直接像对皇子成亲一样恭贺帝王。

  至于正主的父母,新人拜完堂之后就找了借口走了,这里这么多臣子,轩辕弘御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。

  无忧王府一家人都只想关上门过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