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广东布兰干燥机设备有限公司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 >
皇帝陛下也意识到这个问题转身回了御书房屏
发表于:2021-06-11 11:53 分享至:

  皇帝陛下也意识到这个问题,转身回了御书房,屏退众人。

  安德子:主子心情不好呀。

  御书房角落,皇帝陛下在地上戳着小圈圈。

  轩辕弘御,朕诅咒你。

  太子是你的,爱卿是你的,小旻儿也是你的。

  宫里来人的时候,小瑾宸正在哭嗒嗒的绝食抗议,就连姨姨都哄不好内种。

  是的,在小瑾宸心里,百里若繁还比不上百里凤繁,他的世界里面突然多出了很多人,什么舅舅外公外婆,师公师伯,还有很多什么乱七八糟的叔叔带了很多东西给他,可是,他只想要爹爹。

  他们还说爹爹是个大英雄,一个小瑾宸从来没有听过的人,娘亲就是因为那个人才抛夫弃子,所以小瑾宸非常讨厌素未谋面的爹爹。

  小瑾宸只黏着姨姨,小小的一团躲在百里凤繁身后,姨姨是除了爹爹皇爷爷皇奶奶太奶奶之外对旻儿最好的人,姨姨总是鬼鬼祟祟的给他带好吃的东西。

  百里凤繁一脸温柔哄孩子吃东西,总算不用偷偷摸摸的,母亲他们如今悔断了肠子,父母家族都因为小旻儿不是姐姐和姐夫的结合,心里过不去那道坎。

  而她则是没想那么多,她只知道小旻儿身上流的是姐姐的血,至于是那个男人,呵呵,这重要吗?

  姨姨,是不是旻儿吃了东西,姨姨就会带旻儿找爹爹?

  旻儿,姨姨也不知道你爹爹在哪,不过你爹爹要是知道旻儿不好好吃饭,一定会很伤心的。

  可是小瑾宸根本就不吃这一套,他就知道,姨姨就知道哄他,转移他注意,没答应帮他找爹爹。

  百里凤繁:小孩子太聪明怎么办?

  正是一筹莫展,宫里就来人了。

  大元帅,皇上想见小皇孙,让奴才来接人。

  来人简单说明来意,百里若繁无法,只能带小瑾宸进宫。

  她要去抱小瑾宸,小瑾宸却躲开了,我自己可以走,姨姨,旻儿先回去了。

  百里若繁眼睛暗下来,百里凤繁安慰她,说旻儿是怕生,等旻儿熟悉姐姐就不会这么排斥姐姐了。

  谢谢你,凤繁,我知道,都是我的错。

  百里凤繁摇摇头,谁能想得到呢,当年众目睽睽之下,两滴血相融。

  皇宫,御书房,小瑾宸一路小跑,和百里若繁拉开距离,他曾经很多次爬过御书房的门槛。

  小皇孙在皇宫任何地方都是畅通无阻,御书房随便进,就连皇极殿,也不会有人拦他。

  小瑾宸刚会走路的时候,醒来不见爹爹,仗着自己小小一团无人发现,愣是一个人靠着宫墙摸到皇极殿去找。

  皇帝陛下等着小团子冲到自己身边,每一次看小瑾宸走他都非常揪心,跌跌撞撞的,仿佛下一刻就会向扑到,卷成一个球滚过来。

  他已经从椅子上起来,要接住滚过来的球,可是小瑾宸却规规矩矩站好,小孩子最是敏感。

  第一次规矩,小瑾宸手足无措,他不知道以什么身份见皇爷爷,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皇帝陛下,他低着头。

  好在这时候百里若繁也进来了,小瑾宸被她定了身份,凌风帅之子。

  小瑾宸就算如何排斥百里若繁,也知道自己身份已经变了,只能默默跟着她跪下,像很多来见皇爷爷的大臣一样,一板一眼的行跪拜礼。

  他的世界变了。

  皇帝陛下见此,身体一僵,不过两日,旻儿怎么跟皇爷爷生份了。

  小瑾宸抬起头,只见皇爷爷像很多次一样,保持着张开手的姿势,生辰那天仿佛是一个梦。

  梦醒了,依然承欢膝下,百无禁忌。

  他酸了鼻子,扑进等了很久的怀抱,眼泪哗哗的流,如小兽呜咽。

  皇帝陛下熟练把孩子抱起来,掂了掂,好不容易才哄好小瑾宸,这才让百里若繁起来。

  皇上召见我们母子,有什么要事?

  你也别紧张,朕只是想见旻儿,不过两天,旻儿怎么瘦了,都轻了。

  百里若繁低下头说了旻儿绝食,作为一个母亲,她的确很失败。

  怎么不好好吃饭?

  要爹爹,皇爷爷,爹爹呢?

  皇爷爷那天太过分了,把你爹爹气走了,不过他一定会回来的。

  为什么?

  因为这里有旻儿,如果你爹爹知道你饿成这副鬼样子,一定会不要你了。

  小瑾宸哇的哭了。

  哭什么哭,你要死饿死了,还能见你爹爹,皇帝陛下悄悄的小瑾宸耳边说了什么,小瑾宸眼睛一亮,乖乖的点点头。

  安德子,带小皇孙去吃点东西,记得准备小皇孙最喜欢吃的杏仁奶酥,朕和大元帅有话说。

  小瑾宸看都不看百里若繁,一溜烟的跑了,皇帝陛下见此笑了,大元帅带孩子不怎么行呀,都不会哄孩子,不过朕还需要大元帅安邦定国,大元帅就把不要吧心放在孩子身上,小旻儿,就养在宫里。

  皇上日理万机,臣不敢叨扰皇上,而且皇上金口玉言,已经让陈带着旻儿离开凤拓,臣不敢抗旨不尊。

  皇帝陛下:……

  要说刚还是百里若繁刚,这都敢反驳皇帝陛下。

  大元帅不会不明白朕的意思。

  帝王改变主意,他要留小瑾宸在皇宫当人质。

  臣以凌风帅到名义起誓,永远忠诚于陛下,愿为陛下肝脑涂地,臣别无所求,只求皇上不要让我们母子分离。

  忠诚于朕,如果朕让大元帅去杀云灼呢?

  百里若繁嘴唇翕动着,握紧了拳头。

  你做不到,朕不为难你,因为朕知道,你下不了手,朕如果真这么做,你会反……你看起来最忠顺,但是骨子里面是桀骜不驯。

  你是开疆拓土的刀,对你来说,只要朕不触及你的底线,你是最忠诚的将军,可是一旦涉及你心里的弦,你会为此疯狂。

  云灼便是百里若繁的弦。

  臣有罪。

  在对太子一事上,就彻底暴露了百里若繁的性格,皇帝陛下说的对,她对任何事都可以冷静理智,唯独对一人偏执。

  可朕依然放心用你,因为朕知道,你的野心不在凤拓,除了对云灼,你一向拎得清……朕也曾经把他当成晚辈,朕也曾想过祝福过你们,当年都赐婚圣旨朕还留着。

  百里若繁羞愧得无地自容,陈辜负皇上信任,罪该万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