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广东布兰干燥机设备有限公司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 >
的目光从百里若繁身上落到石头上面这是一块三
发表于:2021-06-06 10:07 分享至:

  的目光从百里若繁身上落到石头上面,这是一块三生石,缘定三生,已经暗淡无光。

  他看见上面的名字,单一个若。

  他的眼睛慢慢暗下来,呐呐自语,大陆的规矩,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,就可以通过三生石定情,约定来世,生生世世永世不分离,唯有真心相爱的两个人才能走上三生石九十九层台阶,许下未来三生,只要情不变,三生石上名字永存。

  灼华,轩辕怀迟手中的命盘明暗交替,而眸中已经没有光彩。

  皇叔公,当年你说,谁都逃不过命运的安排,你说我和阿若是天定姻缘,是注定要在一起的。

  我知道,我都知道,原来梦里的人,才是我的阿若,我的阿若是个温柔的姑娘,她总是低着头弹琴,我看不清她的样子......

  苍凉笑了,我都知道,当年皇叔公动用秘法,知道我为什么不反抗吗?因为我也在等一个机会,一走了之的机会,什么天命之女,我心里有人,我知道我该回去的,只等着皇叔公把我送走,我斩断一切,找我的人我的家。

  看见阿若的第一眼,我以为你就是我要找的人,故我斩断跟凤拓的联系,只为留在阿若身边。

  阿若,你知道你认出我到身份要把我送回凤拓时,我是有多么绝望;可当我知道你就是皇叔公说的天命之女时,我又有多开心;我不信什么狗屁命运,我只信你……眼睛空洞无光,笑得苍凉无力,如蝶翼的睫毛落在眼底,原来是我认错了人。

  不是的,不是的,百里若繁泪如雨下,她想要否认,却不知道否认什么,为什么她心这么疼,说好的除了阿灼,她谁都不爱。

  这个世界上有阿灼,也有阿若,很久之前,百里若繁云灼在三生石上许下生生世世的诺言,也许他们的太子也在外面,和一个叫阿若的女子,定下他们的一生,这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。

  老天爷最开始的时候是把轩辕灼华和百里若繁绑在一起的,他们相信轩辕怀迟所说的,百里若繁和轩辕灼华是上天注定的,但是无奈他们都遇上了他们最想共度一生的人。

  老天为了改正这个错误,亲手把惊才艳艳的云灼抹杀,也把叫阿若的女子从这个世上抹去,还要抹去百里若繁和轩辕灼华的记忆。

  百里若繁从来没有忘记云灼,轩辕灼华也从来没有忘记阿若,只是他们有时候都把对方错认而已。

  不是这样的,轩辕怀迟只觉得屋子四面漏风,眼看就要塌了,已经将三生石握在手里,青丝墨发寸寸染雪,有什么比希望破灭之后更令人绝望。

  当年皇叔公说,作为错误,曾经的国师必须死去,那……我的阿若呢?

  一张废了的和离书随风扬起,落到手心,大元帅有云灼,我有阿若,如果没有这场变故,我们早该成亲了。

  满堂皆默,他们这些年只说太子卑鄙,插足百里若繁和国师之间,却没有人想过太子这些年在外面发生了什么。

  为什么要和离?将那张纸撕的粉碎,我们男未婚女未嫁,要真的和离了,那才是笑话。

  是呀,当年他们大婚,自始至终,都是旭王和旭王妃代替,两个人都没有参加。

  所以,他们不需要和离,他们本来就不是夫妻。

  我们毫无干系,以前是,现在是。

  不可能,我怎么会算错,你们明明是一对的,是命中注定。

  没有弄错。

  的话让众人错愕,他抬起死寂如灰的双眸,步步后退,薄唇微启,陌庭。

  因此刺伤皇帝陛下被封印的帝临剑回到手里,痴痴的环视一圈,我该回去了。

  下一刻,轩辕怀迟的目眦尽裂,只见毫不犹豫的朝自己心口刺下去,剑柄几乎没入身体,可见之决绝。

 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如此干净利落的方式结束自己,无法阻止,剑插入的地方正是心口,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,也救不了。

  百里若繁跑过去抱住倒下的,心口绞痛,颤抖着手捂住从伤口渗出的血,手也被剑刃划伤,不要死,我不许你死,来人呀,谁来救救他……

  泣不成声。

  你心里有了我。

  百里若繁无法否认,我以为我把你排除在我的生活之外,就不会动心。

  他笑得心碎,血染银发,这一天我等了很久,可惜我们都错了。

  不是的。

  横在你我之间的不仅仅是云灼,还有阿若。

  百里若繁心如死灰,都已经过去了。

  她说的是云灼,如今方明白自己的心,云灼是她梦里的碰不得的朱砂痣,白月光,可太子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,寒州路上,朝夕相处,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  原来她反抗了自己的命运,却挡不住自己的心。

  我想要回去。

  不要说话,我带你去找太医,你给我活下来。

  百里若繁扶着剑,却异常决绝,甩开她的手,自己把剑拔了出来,胸前的衣服立刻被鲜血泅透。

  百里若繁几乎崩溃,紧紧的捂着那个伤口,你这个傻瓜,说好的不会让自己受伤的,你怎么敢自伤,药,谁有伤药。

  许迟英颤抖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伤药,我有护心丹。

  百里若繁却不敢移开手,一旦移开,血只会直接喷出来。

  太决绝的,丝毫不犹豫,短剑几乎刺穿了他,正中心口。

  却不肯吃续命的护心丹,许迟英几乎要疯了,于是伤药不要命的倒在伤口上,却于事无补。

  摇摇头,没用的,阿若,我死后,你把我烧了,把我的灰扬在风里,我不想待在黑漆漆的地下,风会把我带回去的,我想永远陪在阿若身边。

  你给我闭嘴,你想要回去,你自己有腿,你自己不会走呀。

  正是万念俱灰,束手无策,殿下是伤口却流出金色的帝血,百里若繁感觉到的伤口迅速痊愈,包括已经被刺穿的心,她不敢相信,伤口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快速愈合。

  血,止住了,没有什么血溅三尺。

  若不是亲眼看见太子的丧心病狂,众人几乎以为刚才只是一场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