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广东布兰干燥机设备有限公司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 >
国民党财务拉警报 1月薪水无着落、做饭的时候不
发表于:2021-01-08 19:43 分享至:

  “喵喵!”嘟嘟从沙发上跳下来,迎接回家的虞念。

  虞念蹲下来摸了摸它的头,“别着急,我这就去给你做晚饭。”

  嘟嘟嘴角顿了顿,内心在呐喊,今天又是什么黑暗料理,不要吧?

  女主人已经连续好多天,做饭的时候不是放多盐就是没放盐了,谁来救救它。

  嘟嘟吃了一口饭菜,嗯?正常的?它抬起猫头望着虞念。

  “怎么了,不好吃吗?”虞念柔柔地笑了。

  嘟嘟摇了摇头,不是,是担心你。

  虞念摸着它的头,眼神有些飘忽,她幽幽地开口:“他那天是不是受到某种刺激才会那样的?过生日的缘故?”

  “那我是不是做错事了,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,都好多天没来学校了?”

  “喵喵喵!”嘟嘟一顿猛叫,可惜虞念听不懂它的话。

  学校里,纪姝看着一切正常的虞念,她的心还是悬着的,她总感觉这只是表面平静而已。

  虞念没有周时阳的电话,只有去问周时月。

  “我哥的电话?”周时月被虞念拉出了走廊,“就是和我差最后一位数,我是3他是2。”

  她想虞念应该是想问吴嘉宇的情况吧,那为什么不直接打给他呢,这两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  虞念并没有立刻就打过去,因为她也没想好怎么说。

  虞念坐在地毯上,嘟嘟就躺在她腿上。她揉着嘟嘟的小肚子,“嘟嘟,你说我要不要打个电话去问一问呢?”

  “喵!”

  “你也觉得应该打对吗?”虞念坐正了身子,她拿起手机开始拨电话。

  嘟嘟悠悠抬起头,又躺了回去。你自己想打就打,干嘛扯我下水。